本篇將提供有關《使徒行傳》的研經資料,沒有註明出處的是筆者的註釋,並會不時作出更新:(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3月15日)

使徒行傳整卷書的簡介(來源:The Bible Project)

第一部分:1章至12章

第二部分:13章至28章

第一章

1:5
徒1:5:什麼是「聖靈的洗」、「約翰的洗」、「奉主耶穌的名的洗」?(製作中)

第二章

2:4
徒2:4、10:46、19:6:「說方言」(Speak in tongues)是指什麼?是指人間的語言還是天使的話語(林前13:1)呢?(製作中)

新約時期的羅馬皇帝凱撒(該撒)家族

主前27-主後14年:亞古士督(Augustus)- 基督出生時在位的凱撒(路2:1)
主後14-37年:提庇留(Tiberius)- 基督傳道時在位的凱撒(路3:1)
主後37-41年:「加里古拉」或「該猶」(Gaius Caligula)
主後41-54年:革老丟(Claudius)- 保羅傳道時期在位的凱撒(11:28),曾逐猶太人離開羅馬(18:2)
主後54-68年:尼祿(Nero)- 殺害彼得、保羅的凱撒
主後68-69年:加爾巴(Galba)
主後69年〔3個月〕:「奧托」或「奧索」(Otho)
主後69年〔8個月〕:維特里烏斯(Vitellius)
主後69-79年:維斯帕先(Vespasian)
主後79-81年:提多(Titus)- 維斯帕先之子,曾以將軍的身份揮軍於公元70年毀滅耶路撒冷
主後81-96年:多米田(Domitian)
主後96-98年:納華(Nerva)
主後98-117年:他雅努(Trajan)

第五章

徒5:1-11:為何神要懲罰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是因為他們沒有將所有的財產奉獻嗎?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11:28
《中文NET》
「天下」。指羅馬帝國。

「大饑荒」。本書確定其年日在主後45-48年間,第11章的形容是「大饑荒」的早期。

「革老丟」(Claudius)。是羅馬君皇,全名是「提比留‧革老丟‧尼錄‧日耳曼尼克斯」(Tiberius Claudius nero Germanicus),簡稱「革老丟」。主後41-54年間在位。

第十二章

12:1
《中文NET》
「希律王」(King Herold)。是希律亞基帕一世(Herold Agrippa I),大希律(Herold the Great)之孫。其人政績平平。本章所記發生於主後42-43年間。

12:2
思考問題:
為何神容許希律殺了雅各,卻藉主的使者救彼得出監?為何他們的「待遇」不同?這是否不公平?留意希律最後的結局如何(12:20),但不會所有的惡人都是這麼快「現眼報」的。

12:12
《中文NET》
12 「約翰馬可」(John Mark)。原文是「也可稱為馬可的約翰」。「約翰馬可」後來成為使徒行傳中的重要人物:12:25; 13:5, 13; 15:37-39。

12:23
《中文NET》
31 「被蟲所咬食,不治而死」,約瑟夫(Josephus)著作《猶太古史》(Jewish Angiquities)19.8.2 (19.343-352) 記載希律安提帕一世在主後44年死於該撒利亞。實際發生和路加所記大致相同。某一慶典的第二天,希律穿上銀製袍服,陽光下閃爍奪目。劇院內的大羣人高呼歌頌他為神袛。希律洋洋得意,舉目見一貓頭鷹(兇兆)停於繩上,立時腹痛如絞,抬回寓所後第五天身亡。約瑟夫(Josephus)文獻和使徒行傳所記並無出入。路加記天使擊打是死因,並非立時倒斃。被蟲咬的死法更不光彩;一位權勢薰天的統治者被蟲化為烏有。
《新譯研讀本》
約瑟夫(《猶太古史》19.346、349-350)指出,希律亞基帕一世感到劇烈的心痛及嚴重的腹痛,五天之後就死了。路加說他被蟲咬,可能是指東方的蛔蟲,活躍地以人的消化道及四周部位作為食物。如果希律亞基帕一世患上了類似盲腸炎或腹膜炎等疾病,無疑就會死得極其痛苦。希律死於主後44年,即凱撒革老丟王(Emperor Claudius Caesar)第四年。

12:25
《中文NET》
名叫馬可的約翰:可能是在耶穌被逮捕的那個晚上逃走的那個青年人(可14:51-52)。馬可是第二福音書的作者(參彼前5:13),曾陪伴保羅和巴拿巴下到安提阿去,並在他們的第一次宣教旅程同行(13:4)。保羅認為他不適合去第二次宣教旅程,所以巴拿巴帶他往塞浦路斯去(徒15:36-39)。後來,保羅再一次感謝和喜愛馬可的陪伴(西4:10;提後4:11;門24節)。

第十三章

13:1 
留意新約也有「先知」,並且這時候已經有「教師」的角色。

《中文NET》:
「稱呼尼結的西面」。「西面」(Simeon)極可能來自北非,因「尼結」是拉丁文的「黑色的皮膚」之意。

「古利奈人」。是古利奈(Cyrene)城的人。城位於埃及西部、非洲北端海岸。

「分封王」。地位在「王」之下(有如諸侯),受羅馬政府委任,相當於省長或區長。新約多次稱加利利區的分封王希律是「王」,反映了民間的稱呼(太14:9;可6:14-29)。

「希律」。是指希律安提帕(Herold Antipas)。主前4年至主後39年在位。

13:7
「方伯」(Proconsul)或作「總督」。是羅馬委任管治一區的官員。直接受命於羅馬議會。

13:9
這是少數非醫治而是審判的神蹟。參:使5:1-11

13:19
「七族」。參申命記7:1。

13:22
引用撒母耳記上13:14、詩篇89:20

13:29
引用申命記21:23;參使徒行傳5:30; 10:39。

13:33
引用詩篇2:7。

13:34
引用以賽亞書55:3

13:35
引用詩篇16:10

13:41
《中文NET》:
引用哈巴谷書1:5。本處「告訴」的人是保羅。保羅警告他們要相信,否則神必審判。本處與哈巴谷書的平列使用是:以色列人看不出巴比倫的茁長成為以色列國的審判。

13:47
《中文NET》:
保羅引用以賽亞書42:6及49:6。巴拿巴和他就是以賽亞所說的僕人。

13:48
徒13:48:「凡預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是否指神預定了一個人信或不信?如果神預定了我是「不信」的豈非糟糕?

第十四章

14:11
《中文NET》:
「諸神成了人形降臨」。希臘文化對「神人」的稱呼。相傳「丟斯」(Zeus)和希米斯(Hermes)二神曾過訪本區,居民因不能認出而受罸(Ovid, Metamorphoses 8.611-725)。現場的人不想重蹈覆轍。

14:12
《中文NET》:
「丟斯/宙斯」(Zeus)。希臘諸神之首。希臘─羅馬帝國通國敬拜的偶像。羅馬人稱之為「丘比特」(Jupiter)。「希耳米」(Hermes)。是希臘諸神中之一。希臘神話相傳「希耳米」是諸神的「傳話人」,也是口才的神,相等於羅馬神「默克里」(Mercury)。

14:14
留意保羅和巴拿巴也被稱為「使徒」,並不是只是最初耶穌所揀選的人。「使徒」的本意是「委任的傳訊者」。

今天的信徒還能作出說預言、趕鬼、治病、說方言等神蹟的聖靈恩賜(miraculous gifts)嗎?

14:26
《中文NET》:
「安提阿」(Antioch)。是敍利亞(Syria)的城市(非彼西底的安提阿),也是保羅第一次佈道旅程的起點(13:1-4)。這次佈道旅程在此結束,全程約有2,240公里(1,400英里)。

第十五章

《中文NET》:
15:16
「大衛的帳幕」。「帳幕」或作「居所」。本處引用阿摩司書9:11,指大衛傾覆了的王朝。神正在運作重建大衛的血脉(2:30-36; 13:32-39)。

《中文NET》:
15:22
「西拉」(Silas)。參哥林多後書1:19;帖撒羅尼迦前書1:1;帖撒羅尼迦後書1:1。

有關保羅的外觀:
新約鮮少提及保羅的外觀,但一些資料則出現在「次經/偽經」(apocryphal)中,如《保羅行傳》1(The Acts of Paul)中提及「阿尼色弗沿著通往路司得 (Lystra) 的捷徑走,並站在那稟等 候保羅,依照提多的描述,從(所有)路過的人當中尋找他。阿尼色弗終於看見保羅前來,他身材短小,禿頭彎腿,體魄壯健,兩眉相連,鼻樑略呈曲狀,非常友善;他一時有人的面孔,一時又有天使的面孔。」

當然這些次經的記載的真確性不能確定,但現時找到最早有關保羅的壁畫(四世紀)也是描繪他是禿頭的:

保羅


左邊是約翰、右邊是保羅

第十六章

16:3 
早至第二世紀,猶太律法規定若生母是猶太人即算為猶太人,但第一世紀時這法令可能尚未執行。縱使已有明令,未受割禮前的提摩太還不被認為是猶太人。可能保羅希望提摩太能走進猶太人的社群傳福音,所以才讓他受割禮。

16:7 
這裡將「聖靈」(16:6)與「耶穌的靈」(16:7)等同 (約一4:3,「主的靈」林後3:17)。這些經文都表明了三位一體教義(如:太3:16;徒10:37;羅15:16、30;林後13:14;弗1:17;多3:6;彼前1:2)。

16:16 
「邪靈」。原文作「蠎蛇的靈」(Spirit of Python)。希臘神話中守護天諭的巨蛇,後來為阿波羅所殺。「蠎蛇」(Python)一字後沿用於能知過去未來,有神靈附體的人。

我們應該占卜嗎?
有關星座的問題

第十七章

17:18
《中文NET》
「伊壁鳩魯門」。是哲學家「伊壁鳩魯」(Epicurus)約在主前300年設立的學派。他們雖主張生命的目標在於享樂,但並不縱樂。他們對歡樂的定義是無痛、無憂、無煩惱下的歡樂。他們認為所有宗教組識都是邪惡,相信諸神懲罰死後的罪人。由於以上各點,他們不能接受保羅所說的復活。

「斯多亞門」。是哲學家「參諾」(Zeno)(主前342-270)設立的學派。他從腓尼基來到雅典,將「清心主義」稍為修改成立「斯多亞」派。他們否定「伊壁鳩魯門」的追求歡樂,堅持道德之上。他們強調責任、自覺的行動,也相信冒險是值得的。他們承認達到道德之巔並非易事,也相信上天的供應保護。

17:28
《中文NET》
引用阿勒特(Aratus)(主前310-245)文集的話,指出人類和神的關係,並有交代的責任。

第十八章

18:2
《中文NET》
「亞居拉和妻百基拉」。在新約中屢屢提及:使徒行傳18:18, 26;羅馬書16:3-4;哥林多前書16:19;提後4:19。路加稱「百基拉」(Priscilla),保羅稱「百基卡」(Prisca),是同一人。

「本都」(Pontus)。小亞細亞(Asia Minor)東北部的地區,是羅馬省份。

「革老丟」(Claudius)。是羅馬君皇提比留‧革老丟‧尼羅‧日耳曼尼克斯(Tiberius Claudius Nero Germanicus),一般稱「革老丟」,主後41:54年間在位。逐猶太人之令是在主後49年。

18:12
「迦流」(Gallio)。在主後51-52年間任亞該亞(Achaia)的方伯(Proconsul),使徒行傳確定事件發生的日期。迦流之父是辯士,其兄弟是哲學家。下述事件可能發生在主後51年7月至10月之間。

18:18
《中文NET》
許過願:雖然這句話可以指亞居拉,但是很可能保羅才是那個許過願的人。因為拿細耳人的願牽涉到嚴謹的潔淨禮儀,在外族人的地方履行是不切實際的(民6:1-21),所以這裡所說的許願,很可能是保羅私人為操練信心而起的。剃頭髮(有願在身的日子是不剪髮的)標示許願的結束,或許也是向神表達感恩的一種方式。

18:23
保羅開始他的第三次宣教旅程

第十九章

19:1,保羅來到以弗所,這裡形容那裡有「幾個門徒」(門徒只是跟隨的學生,不一定代表他們得救如否,他們可能是施洗約翰的門徒)。他們沒有受耶穌的洗,但卻受了施洗約翰的洗(所以他們是否按舊約的形式得救?耶穌未復活以先,祂的門徒所施的洗是否也算是「悔改的洗」?相信門徒幫其他人施洗也不會自己不洗),但這裡保羅卻仍叫他們要受耶穌的洗。

在舊約時代的人如何得救?

19:2,保羅問他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他是指不受洗而得聖靈?不是!因為顯然他提及的這個聖靈是外顯的,行奇事神蹟的(如果是徒2:38提及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所得的「內棲」的聖靈,他們也不會知道因為不能從外表看出來),並且從19:6得知是這外顯的聖靈是和神蹟有關的。

19:4 他們只是約翰的門徒而不是耶穌的門徒。

19:6
為何保羅還要給他們按手賜與「聖靈」?他們不是奉主耶穌的名受洗並且得著應許的聖靈嗎(19:5,2:38)?明顯保羅授與他們的是聖靈的奇事神蹟的能力,所以他們才能說方言和預言。

19:10
保羅在以弗所逗留了兩年的時間

19:16
留意這裡撲到他們身上的是「被邪靈所附的人」而不是邪靈本身

19:19
《中文NET》
「五萬銀元」。銀元原文是「特拉瑪」(drachmas)。一「特拉瑪」相等於一銀元(羅馬銀幣)。一銀元是普通勞工一日的工資,50,000銀元就是50,000個工作天的薪資(以一星期六天工作計算,就是8,300週)。「特拉瑪」有時也用「羊」表達,一「特拉瑪」可買一頭羊,故50,000銀元也被說為50,000隻羊。基督教對以弗所經濟的衝擊可萛不小。(參19:26-27。)

 19:24
「亞底米」(Artemis)為希臘女神(羅馬神話中則稱為Diana),在小亞細亞(Asia Minor)特別流行。她的廟是古時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就在以弗所(Ephesus)城郊。

以弗所的亞底米


現存以弗所的亞底米廟遺址


以弗所的亞底米廟的重製模型

19:29
以弗所(Ehpesus)的大劇場(今日仍在),面朝通往港口的大道,有25,000個座位。


第二十章

20:6
「我們」。路加應該從這時開始參與保羅的旅程。

20:7
「七日的第一日」這是新約首次提到星期日的聚會(林前16:2)。但聖經從沒將星期日喚作基督徒的「安息日」。教會最初期是以猶太人為主(十二使徒、保羅均是猶太人),他們都仍舊在猶太人的安息日(星期五日落到星期六日落)到會堂聚集,像耶穌一樣教導人(可1:21、6:2;路4:16、4:31、6:6、13:10;徒13:14-15、13:44、16:13、17:2、18:4)。

20:12
耶穌曾對十二使徒要使死人復活(太10:8),但四福音中都沒有門徒使死人復活的記載。在使徒行傳中彼得(徒9:41)和保羅(20:9)都曾使死人復活。

20:22
原文直譯是「被靈捆綁」(沒有「聖」);(和合本)「心甚迫切」;(和合本修訂版)「被聖靈催迫」;(新譯本)「心靈受到催逼」;這裡提及心靈的捆鎖而20:23提及的是肉體的捆鎖。

20:27
保羅說自己已將神的旨意/計劃都教訓他們了。所以神的計劃並不是指一些隱晦不明的「個人特殊旨意」,而是祂救恩的計劃或祂的道德旨意。

有關神的旨意(一):如何明白神對我生命的旨意?
有關神的旨意(二):神對我有沒有特定的旨意?如將來的選修學科、工作、結婚對象?
有關神的旨意(三):我該如何計劃?參考保羅的決策過程

20:29-31
啟2:2提及以弗所教會「曾察驗那自稱使徒卻不是使徒的」,是否因保羅這裡的提醒?

20:35
「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句話並沒有在福音書上記載,該是在門徒中間流傳耶穌的話。

第二十一章

21:1
「我們」。路加該參與了這段旅程。

21:2
《中文NET》
「腓尼基」(Phoenicia)。是巴勒斯坦(Palestine)北部,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沿岸的區域。

21:4
《中文NET》
「聖靈感動……不要上耶路撒冷」。保羅似乎可以選擇去不去耶路撒冷(14節)。這相當於一個警告:在耶路撒冷有危險,故勸告保羅不要去。

21:8
七個執事之一的腓利(徒6:5、8:4、8:26-40、21:8-9)。從8:40記載他傳福音到了凱撒利亞至這時他已經有四個女兒了。這裡記載了女性中也有人得到聖靈的恩賜。

21:10
這「亞迦布」(徒11:28)曾預言有大饑荒。

21:20
《中文NET》
「多少萬」。參使徒行傳第2至第5章有關猶太人信主的經過,特別注意2:41及4:4。據估計,當時住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約有20,000到50,000之間。

21:21-26
這裡所做的顯明了福音不要求外邦人追隨猶太人的規矩,但亦不是要猶太人拚棄他們的律法和習俗。這「潔淨神」該是作拿細耳人許願的結束儀式(民6:14-15)。

21:25
《中文NET》
「擬定」。指15:6-21耶路撒冷公會的決定。決定的重提是提醒讀者本處的問題有所不同:目前不是外邦人應否先成為猶太人,才能成為基督徒(第15章),而是成了基督徒的猶太人應否保持猶太習俗。重視這問題就是建議猶太和外邦的基督徒可以有不同習慣。

21:37
《中文NET》
「你懂得希臘話?」保羅是有學問的拉比,通希伯來文及希臘文。保羅以希臘話發問,千夫長立刻知道他所逮捕的不一定是心中肯定的亂黨。身份的錯認顯出這一切事件的混亂。

21:38
《中文NET》
「刺客」。原文作「刄首黨」(Sicarii)。約瑟夫(Josephus)在他的著作《猶太戰記》(Jewish War)2.13.3 2254-257 及《猶太古史》(Jewish Angiquities)20.8.10 20.18 中屢次提及這黨。猶太愛國份子中最激烈的一羣,極恨羅馬,毫不猶豫的刺殺羅馬官員。他們喜用「刄首」,故此得名。逮捕保羅的千夫長以為所對付的是恐怖份子。

21:40
「希伯來話」:原文可譯作「希伯來話」或「亞蘭文」。第一世紀巴勒斯坦所用的語言。

第二十二章

22:3
《中文NET》
「迦瑪列」(Gamaliel)。是著名的猶太學者兼教師(5:34)。他有孫與他同名,一般稱之為「老迦瑪列」。猶太文獻中屢有提名。他被稱為「拉波尼」(Rabba),是拉比中最崇高的稱號(約20:16)。後期的拉比亦極敬重「迦瑪列」。

22:16
徒9:18記載掃羅隨後便受了洗。

22:21
神透過異像讓保羅清晰的知道祂對祂的旨意是差他傳道給外邦人(22:10、22:14)

22:22
雖然這是神從起初就對亞伯拉罕及以色列的應許(創17:4-5;王上8:41-43;代下6:33;賽56:6-8;),但他們很難以接受神也要拯救外邦人故此才有這樣大的反應。

第二十三章

23:5
參:出22:28

23:6
《中文NET》
「撒都該人」。掌握了當代猶太教內的政派,佔公會中多數席位。他們嚴守摩西律法。參馬太福音3:7; 16:1-12; 22:23-34馬可福音12:18-27;路加福音20:27-38;使徒行傳5:17; 23:6-8。

「法利賽人」(Pharisees)。是耶穌時代的猶太政治和宗教體中最具影響力的一羣。法利賽人數目比撒都該人(Sadducees)多(根據約瑟夫(Josephus)著作《猶太古史》(Jewish Angiquities)17.2.4 17.42,當時有超過6,000法利賽人),他們在某些教義和行為規則上與撒都該人不同。法利賽人嚴守舊約規條,又加上許多傳統規則,如天使和身體復活等。

23:24
《中文NET》
「腓力斯」。「腓力斯」是「安多尼努斯‧腓力斯」(Antonius Felix),原是皇太后安東尼亞(Antonia)的奴隸。安東尼亞是羅馬君皇革老丟(Claudius)之母。「腓力斯」在主後52/53年間任巴勒斯坦區總督,以貪污著名。為人多疑、貪財、暴虐。史學家稱他為「以奴隸之心操君王之權」。

23:27
明明是保羅的外甥(23:16)聽到猶太人的計謀而告密,但這千夫長呂西亞卻向腓力斯邀功是他帶兵營救了羅馬公民保羅

23:34
「基利家」是羅馬帝國當時的一個省份,而保羅出生的「大數」是其中的城市。大部份的羅馬省份都有在新約提及:除基利家外,還有本都、以利哩古、加拉太、加帕多家、亞西亞(亞細亞)、亞該亞、庇推尼、每西亞、弗呂家、敍利亞、馬其頓、埃及、旁非利亞、革哩底(克里特)、居比路(塞浦路斯)等。

第二十四章

24:1
《中文NET》
「亞拿尼亞」(Ananias)。於主後47-59年間任大祭司。

24:3
《中文NET》
「太平、先見、改革」。這都是帖土羅奉迎的話。史籍記載的腓力斯一無是處。

24:15
「義人或不義的人都要復活」。「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約5:29),有一天主耶穌會審判所有人(徒10:42,17:31)。

24:24
《中文NET》
「土西拉」(Drusilla)。是猶太女子,腓力斯(Felix)可能從她得知基督教這新興的運動。「土西拉」是希律亞基帕一世(Herod Agrippa I)和亞基帕二世(Agrippa II)的妹妹所生,其時她是20歲左右。她曾嫁給敍利亞(Syria)一小區的王,後於16歲時離婚另嫁腓力斯;這是土西拉第二次,腓力斯第三次的婚姻(見約瑟夫(Josephus)文獻)。「土西拉」出身於希律家族,可能知道「這道」。

24:26
《中文NET》
「送他銀錢」。行賄獲釋是當時羅馬官場一般的作風(參約瑟夫(Josephus)文獻)。

24:27
《中文NET》
「波求非斯都」(Porcius Festus)。「波求非斯都」接「腓力斯」的任為巴勒斯坦(Palestine)總督(或作巡撫)。他任期的開始和結束(死時)都不清楚。尼祿(Nero)王在主後57或58年間將腓力斯調回,委派「非斯都」接任(主後57, 58或 59年)。根據約瑟夫(Josephus)著作《猶太古史》(Jewish Angiquities)20.8.9-10 20.182-188 及《猶太戰記》(Jewish War)2.14.1 2.271-272,其政績勝於腓力斯及其前任者,但路加在使徒行傳中卻不以為然:非斯都為了討好猶太人,將保羅當作犧牲品送回耶路撒冷受審(25:9)。非斯都對擾亂治安的人嚴厲處分卻是易見的。「留保羅在監裏」:路加指出在政治因素下,公道遜色。留保羅在監裏是討好猶太人手段。

第二十五章

亞基帕二世曾被邀聽使徒保羅的申辯與效忠羅馬政府至死以斯拉培訓網絡
亞基帕二世(Agrippa II;主後53-92年)是亞基帕一世的兒子,生於主後27年,在其父去世時才17歲;因他太年輕,羅馬再次派巡撫管治猶大地,並以該撒利亞腓立比為總部,這管治方式一直維持至「第一次猶太人叛亂」(主後66年)為止。新約聖經也曾提及這兩位巡撫:安東尼厄斯腓力斯(Antonius Felix;任期為主後52-60年)及波求非斯都(Porcius Festus;任期為主後60-62年)。

然而,後來該撒革老丟卻賜予亞基帕二世王的銜頭,將巴勒斯坦北部和東北部的領土賜給他。他不足30歲已漸漸取回由希律家族原來管治的領土。當該撒尼祿(Nero;主後54-68年)在主後54年繼承王位,亞基帕二世已成功承接其叔父腓力的領土。他將首府從「該撒利亞腓立比」改名為「尼祿尼亞」(Neronias)以表示對該撒尼祿的謝意,但是這名用了一段時期就被廢棄了。

從主後48至66年間,亞基帕二世擁有委任猶太人為大祭司的特權。因此,巡撫非斯都準備要審問使徒保羅時,邀請被認為熟悉猶太人習俗的亞基帕二世來聽保羅的申辯,而他的妹妹百尼基亦在場(徒25:13-26:32)。然而,亞基帕二世跟其父一樣,極其尊重猶太教和聖殿兩者的傳統,故未能幫助使徒保羅。他甚至用開玩笑的口吻,指責保羅想把他改造為一位基督徒(徒26:28)。這事就是新約聖經記載有關亞基帕二世的事件。

事實上,這段由巡撫管治的日子非常重要,因再次見證羅馬政府忽視猶太人,以及他們對遵守律法的執著。在巡撫的暴政之下,猶太人對宗教的熱誠令整個民族非常齊心,一起對抗那些企圖對他們的同胞和宗教的人。亞基帕二世完成其祖父大希律修築聖殿的計劃,並在耶路撒冷多處街道上,鋪上大理石塊。他雖然敬重猶太教,卻仍忠於羅馬政府。

主後66年,當「第一次猶太人叛亂」剛剛開始,亞基帕二世與百尼基竭力勸阻猶太人對抗羅馬政府,但不成功,二人轉投羅馬政府。亞基帕二世不僅因忠於羅馬而獲得版圖的加增作為獎賞,更跟提多將軍(Titus;後來成為該撒)成為好友。於主後96年,亞基帕二世去世,沒有孩子。希律家族從此再沒機會直接管理猶太人的事務。直至主後132年,巴勒斯坦一帶的政局非常緊張,所以管理猶太人的職責便直接落在由羅馬政府委派的巡撫身上。

百尼基 (Bernice / Berenice)以斯培訓網絡

根據有關歷史記述,百尼基是個婚姻混亂、生活淫亂的女人。她是希律亞基帕一世(Herod Agrippa I)的長女。希律亞基帕一世曾殺害使徒雅各,下手苦害教會中的聖徒(徒12∶1—2)。後來被蟲咬死(徒12∶23)。百尼基最初嫁給了她的叔父查西斯希律(Herod of Chalcis)。查西斯希律死後,她又嫁給她的同胞哥哥希律亞基帕二世(Herod AgrippaⅡ)。不久,百尼基又一度改嫁西西里王波利門(Polemon)。跟著便和波利門離婚,又與亞基帕二世復婚。這時亞基帕二世正受寵於羅馬皇帝,被分封爲王,曾親自審問過使徒保羅。而百尼基竟無恥地隨同亞基帕大張聲勢一同聽審(徒25∶13,23;徒26∶30,31)。有些史料記述,百尼基更與後來成爲羅馬皇帝的提多父子(Titus)及羅馬元帥等人行爲曖昧,這樣一個女人竟去聽審保羅!但保羅的分訴卻既有禮節又有能力,即使在當時被審的公廳上,保羅仍在傳講福音,希望罪人悔改(徒26∶1—30)。

希律家譜

第二十六章

26:2
反思問題: 當你明白以上有關審問保羅的人個人背景後,你可知道保羅在面對這些不義的人審判之時還是像基督的樣式,想當年他可是一個為宗教狂熱並欲置反對者死的人,他的改變是何等令人驚訝?我們是否面對什麼人都活出基督的樣式,還是因為覺得自己公義過對方而趾高氣揚?

26:10
《中文NET》
「投票」。原文作「投石」。希臘人以投石的方式表意,投白石表示同意,黑石表示反對。

26:11
如何面對和我們不同立場的人,反映了我們的屬靈生命(即使你的想法全對)。歷史中連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與約翰加爾文也犯過這錯誤,支持殺害一些他們認為的「異端」。

論「重洗派」對宗教改革的貢獻

26:14
原文中「希伯來文」也可譯作「亞蘭文」。亞蘭文才是那時流通的語言。希伯來文只用作朗讀舊約聖經。兩種文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26:18
「撒但權下」:很多人以為自己是自由的,但現實是一是你在撒但的權下被誘惑犯罪、或是選擇跟從神而得到真正的自由(約8:31-36)。

26:20
反思問題:我們行事是否與悔改的心相稱?還是只是口裡說悔改心卻不願順服?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雅2:26)

第二十七章

27:9
《中文NET》
「禁食的節期」。指猶太人的贖罪節(Day of Atonement),希伯來文稱為Yom Kippur。現在已進入10月份,危險的冬季風快要來臨。
「勸告」或作「建議」。路加筆鋒的轉移。保羅以囚犯身份,指導今後的航程及應付沉船,顯出神的照顧及與保羅的同在。路加開始詳細的描述,增加了事情發生的戲劇性。

27:22-25
神的使者對保羅本預言了沒有一個人會掉命,只有那隻船要損壞掉,但最後卻有水手不相信逃走而喪命(27:30-32)。可見神的預知並不代表預定了人的行為或選擇。

有關自由意志、神的預知與預定

第二十八章

28:1
《中文NET》
「馬爾他」(Malta)。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的一個海島(與今日的馬爾他島相同),位於西西里島(Sicily)以南。船在暴風中漂流了1,000公里(625英里)。

28:29-31
保羅還未被定罪,所以他即使在羅馬被囚禁還是相當的寛限,不但容許被供給、探訪,還在兩年間在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下傳講福音。

若你有其他有關聖經或信仰的問題,可按這裡發問


  1. 摘自《基督教典外文獻-新約篇》第三冊,頁17-18
    「在記述保羅宣教事工的典外行傳之中,《保羅行傳》 (The Acts of Paul) 是最早的一卷,約寫於公元 160-170 年。最先提及這行傳的是特土良(Tertullian ;公元 160-230 年),他說這行傳是「錯誤地歸屬為保羅的著 因當中運用「特格拉( Thecla) 的例子作為婦女教導和施洗的認可」並不吻合保羅要婦女靜默的命令(參提前 2 : 12) 。特土良認為這行傳的作者是亞西亞的一名長老,他撰述這行傳是為要增加保羅的知名度,被指控以後,這名長老承認此舉是出於對保羅的愛慕,他最後被革除職位。至於這行傳的真確性,教父之間則眾說紛耘。一方面,希坡律陀(Hippolytus ;約公元 170-235 年)認為《保羅行傳》中有關保羅和獅子的記載是屬正統的,而俄利根 (Origen ;約公元 185-254 年)在〈基本 原則〉 (de Principiis 1.2.3) 中亦引用到《保羅行傳》。另一方面,優西 比烏 (Eusebius; 第四世紀)聲稱, 《保羅行傳》是備受爭議的著作耶柔米 (Jerome ;約公元 347-420 年)更認為這行傳並非正統而瞬棄之。

    這行傳很明顯包含了有關保羅的虛構事蹟,記載了保羅曾經為一頭獅
    子施洗,後來更與牠交談。埃利奧特提出,這行傳的主要寫作目的,是要把有關保羅的傳奇事蹟,包括其中一些可能是口傳 的,按次序編著,為的是要記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