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將提供有關《雅歌》的研經資料,沒有註明出處的是筆者的註釋,並會不時作出更新:(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9日)

雅歌整卷書的簡介(來源:The Bible Project)

雅歌大綱:

背景資料

490954F5-43EF-4132-8BE0-18B10366A57B雅歌(Introduction)- Henry Au(下載PDF)

第一章

1:1
《中文NET》
所羅門「的」可以解為:(1) 所羅門的著作(如詩18:1; 30:1; 34:1; 51:1; 52:1; 54:1; 56:1; 57:1; 59:1; 60:1; 63:1; 72:21諸「大衛的詩」);(2) 獻給所羅門的;(3) 有關所羅門的(如代上24:20)。本處之「的」最可能指「著作」,不過學者們意見不一。

原文作「歌中之歌」;希臘文古卷七十士本,拉丁文古卷Vulgate及敍利亞文古卷Peshitta皆同。本詞有兩種解釋:(1) 本歌是眾歌的編集本,由多首愛情之歌組合而成(見本節「愛人」註解);(2) 本歌是歌中之佼佼者(見IBHS 154 §9.5.3;GKC 431 §133.i;R. J. Williams, Hebrew Syntax, 11, §44; 17-18, §80)。這解法可見於出29:37的「至聖所」(原文作「聖中之聖」);申10:17的「萬神之神,萬主之主」(原文作「神中之神,主中之主」);創9:25的「僕人的僕人」(原文作「僕中之僕」)。故此,「歌中之歌」表示本作品的崇高評估。諸英譯本有如下譯法:「所羅門的歌中之歌」(KJV, NKJV, RSV, NRSV, NASB, NIV);「最美之歌,所羅門作」(TEV);「獻給有關所羅門」(TEV旁註);「所羅門的最美之歌」(CEV);「這是所羅門的歌中之歌,比任何其它的為妙」(NLT)。

原文shir「歌」可指唱的樂歌(出15:1;民21:17;詩33:3;賽42:10),或是朗誦的詩「歌」(申31:19, 21-22, 30; 32:44;BDB 1010)。幾個因素建議本歌是朗誦的詩歌:(1) 長度;(2) 無曲調或樂器的提及;(3) 猶大傳統和解釋的見証;(4) 以色列歷史中無此音樂演出的例証;(5) 與古代埃及的愛情之詩的比較。故此,本處的「歌」是愛情之詩(例如賽5:1)(BDB 1010;W. L. Holladay, Concise Hebrew and Aramaic Lexicon, 368)。本歌似是數首愛情之歌的彙編而非一首多節之歌,本歌與埃及情歌的比較可參M. V. Fox, The Song of Songs and the Ancient Egyptian Love Songs並J. B. White, Language of Love in the Song of Songs and Ancient Egyptian Poetry [SBLDS]。本歌的題目:「所羅門最優美的愛情之歌」似是後期的加添,正如詩篇中多首詩是著作後的加入。參R. E. Murphy, Song of Songs [Hermeneia], 119。

1:2
《NET》The Beloved to Her Lover:Oh, how I wish you would kiss me passionately! For your lovemaking is more delightful than wine.
《中文NET》
「愛情」:原文dodekha。七十士本譯作「胸膛」(無外証)。本字一般作「愛情」(1:4),字首dod通常是「做愛」(箴7:18;歌4:10; 7:12;結16:8; 23:17)。複式字dodekha可能不是次數而是程度。

1:5
《中文NET》
「基達的帳棚」:以「基達的帳棚」(tents of Oedar)比較她「黑」色的容貌是貼切的。首先,「基達」指古阿拉伯的遊牧民族,他們居住帳棚生活在阿拉伯北部。他們的帳棚傳統性以黑羊毛編織而成。這些帳棚不十分美觀,有粗糙飽經風霜的感受。其次,原文的「黑」shekhorah和「基達」gadar成為諧音字;因字根gadar是黑暗,骯髒之意。本句的含意是這位「所愛的」有黑色樸實和粗糙的容貌,因她習慣在戶外工作。

1FAC1BC5-A6AC-4D9B-BE87-B83B8C8B4F2C

「沙瑪」:28 「帳棚」ahale和「幔子」yeriot是同義詞或是對立詞向有爭議。「帳棚」通常指帳幕的外部結構(如創4:20; 18:1; 31:33;出26:13; 40:19;士4:17;賽54:2;耶37:10;HALOT 19)。「幔子」用作指:(1) 帳幕內的點綴或刺綉品(如出26:1-2, 7;民4:25);(2) 帳幕的全部(如撒下7:2;耶4:20; 10:20;谷3:7;HALOT 439)。這兩名詞通常用作平行字(賽54:2;耶4:20; 10:20; 49:29;谷3:7)。有如基達的帳棚以黑山羊的毛編織而成,「幔子」有時也用山羊毛織成。若兩詞是同義字,本句就是說「基達的帳棚」和沙瑪salmah的幔子是美麗的。無論如何,這位「所愛的」是說自己雖然黑,卻是美麗的。拉比的midrash文獻錯認為她將自己粗糙的外表與內在美比較:「正如基達的帳棚,雖然外表醜陋,黑色,樸實而粗糙,但裏面卻有寶石和珍珠,所以智者的門徒,雖看來不修邊幅而可憎,但裏面有經書(Torah)的知識,經文,及各類的文獻」(Midrash Rabbah 4:54-55)。「沙瑪」Salmah,MT古卷作Shelomoh。「沙瑪」是古阿拉伯民族,敍利亞及南阿拉伯資源中皆有提及(參創15:19;民24:21;士4:17)。有如基達族,沙瑪族也是阿拉伯的遊牧民族,居住在阿拉伯北部的比得拉區(Petra)。

1:9
C8E40101-98D7-4802-8117-5CFE0031261E
(圖片來源:BiblePoint)

1:10
2A946338-160C-45EE-96A3-C3F907097F5A
9DA8B0B0-E845-467D-A180-71BB1CE1F347
(圖片來源:BiblePoint)

1:13
《中文NET》
「沒藥」myrrh(原文mor)是樹板的脂油。此樹只產在阿拉伯,亞比西尼亞和印度(HALOT 629),是極貴重的奢侈品。沒藥能作液體盛於小瓶,或作固體放入貼身的香囊。沒藥用以油脂混合模成錐形,當體溫融解脂油時,香氣回散。香氣甚強且延久,婦人常在睡前使用而使翌日發散香氣。因沒藥的芬芳,常連於愛情(如賽3:24)(R., K. Harrison, Healing Herbs of the Bible, 45-46)。

AA76D38E-97EE-47F9-972D-7A94F9F6F5F7
(圖片來源:BiblePoint)

「常在我懷中」:或作「在我胸間歇息」。原文lin「歇息」可作:(1) 隔夜,如肉類或掛樹的屍首;(2) 過夜;(3) 住宿(HALOT)。沒藥的主題建議「過夜」的語氣,這也是歌7:12的語氣(參創19:2; 24:23, 25, 54; 28:11; 31:54; 32:14, 22;民22:8;書3:1; 4:3; 6:11; 8:9;士18:2; 19:4-5–9次, 20; 20:4;撒下12:16; 17:8, 16; 19:8;王上19:9;賽21:13; 65:4;耶14:8;珥1:13;番2:14;詩25:13; 55:8;伯24:7; 31:32; 39:9;箴19:23;歌7:12;得1:16; 3:13;尼4:16; 13:20;代上9:27)。數譯本循此思路而作「他將整夜躺卧在我懷中(胸間)」(KJV);「整夜卧在我胸間」(NASB)。其它譯本減輕其性愛的含意而作「在我胸間歇息」(NIV);「留在我懷中」。本句的文法也可作:(1) 未來式;(2) 現在式。現在式較合1:12-13的漸進句法。

1:14
《中文NET》
原文kofa「鳳仙」,長出叢叢的向上的小白花(歌4:13; 7:12)。鳳仙可煉出香精。鳳仙花用作染料,塗於頭髪指甲手指腳趾上作橘紅色。
5638EABB-D22B-4073-B635-ABED54B43C6D
(圖片來源:BiblePoint)

「隱-基底」En-Gedi是死海西南岸曠野正中的綠洲。其環區熱而荒蕪,沙漠延伸數里之外。死海區是鹽份高的沙漠,上有灰濛濛的沙土籠罩,一年之中大部份時間酷熱難當。隱-基底綠洲是附近唯一的翠綠地帶,與週圍的荒涼旱熱比較,更顯出它無法形容的美麗。這綠洲和瀑布是疲累的沙漠旅客嚮往的歇息處。
B88C33F7-7355-4C8E-BC59-41A3CFABDBC9

1:15
《中文NET》
古代近東區特別注重女人的眼睛。這也許因為婦女身穿長衣臉戴面紗,至全身可見處只有眼睛(創26:17)。唯一能指出女人美麗的地方就在眼睛。稱讚婦人美貌的莫過於(其實也沒有別的)稱讚眼睛(G. L. Carr, Song of Soloman [TOTC], 86)。

原文作「你的眼睛是鴿子」。如何與鴿子比較有不少的建議:(1) 阿拉伯文學形容鴿子有「含情默默」的眼睛(Marcia Falk, Love Lyrics from the Bible, 113);(2) 她眼睛的色彩(G. L. Carr, Song of Soloman [TOTC], 86);(3) 鴿子眼睛的靈活閃亮(M. H. Pope, Song of Songs [AB], 356);(4) 眼睷的關合如鴿子的翅膀(M. D. Goulder, The Song of Fourteen Songs [JSOTSup]);(5) 溫柔純潔單純和渴望(K&D 18:38)。
002BC9CA-06A7-4923-8E81-6800F76CAEA9

1:17
B56DF2F9-42FB-4AE3-9168-D67C2426E2A9
(圖片來源:BiblePoint)

第二章

2:1
這位女子自認平凡的野花,但愛他的男人卻說她是與眾不同,像是荊棘裏的百合花(2:2)。
《中文NET》
這位樸實的女子成長在純樸的農村,而將自己比作田野的一朵花(M. H. Pope, Song of Songs [AB], 367)。沙崙(Sharon)是一海岸平原,從迦密山Mount Carmel延伸。其地因有庫卡Kurkar山壁與海岸線平行蓄留撒瑪利亞山的水,而有充足的灌溉。水源加上低的沙丘和沼澤地,使沙崙長滿植物花草。

2:2
《中文NET》
或作「荆棘叢中的百合花」(撒上14:11;王下14:9;代下25:18;伯31:40;箴26:9;賽34:13;何9:6)。有的認為本句是「石縫中的百合花」(撒上13:6;代下33:11);但譯作「荆棘」較佳。「荆棘」有刺但也長有美麗的小紅花(Fauna and Flora of the Bible, 184-85)。情郎在本句附和「所愛的」自比為野花一朵,而讚美她的出眾;其他女子相對之下只是荆棘。「荆棘」原文khokh常代表孤立和痛楚的來源;與茂盛和濃翠對立(伯31:40;賽34:13;何9:6)。

2:3
《中文NET》
本句與上句一樣為象徵性的形容。巴勒斯坦不出蘋果樹,需要輸入並細心栽培。樹林中能找到蘋果樹是十分例外;蘋果樹會特別顯著而令人驚喜。這位情郎在眾男子中也顯得如此突出。古代近東區常以蘋果樹象徵愛情和生育能力(S. N. Kramer, The Sacred Marriage Rite, 100-101)。蘋果樹在雅歌中同樣有此象徵(歌2:3; 8:5)。蘋果也代表繁殖(珥1:12)和肉慾(歌2:5, 7, 9)

「果子」可以代表情郎或是情郎的吻(女子願意嘗的,歌4:11; 5:13)。可能本句的「嘗果子」是接吻。同樣的「鹿在百合花間飼食」(2:16; 6:3)也寓意「接吻」和「愛撫」。

原文作「他的果子在我上膛覺得甘甜」。

2:5
《中文NET》
「病」指身體軟弱,有如生病(相思病)。人對愛情或性愛的渴求到了極點,身體和情緒有如耗盡(撒下13:2)。

2:6
《中文NET》
原文作「他的左手在我頭下」。至終只有情郎的愛撫才能醫治她的相思病。近來的情歌常將愛人的擁抱為解相思的良藥。

原文作「擁抱」khavaq,本字可解作:(1) 擁抱或摟抱(創29:13; 33:4; 48:10;伯24:8;箴4:8;傳3:5;哀4:5);(2) 撫摸或刺激情人(箴5:20;歌2:6; 8:3)(HALOT 287;BDB 287)。本字是以手的位置或動作表示愛意(TWOT 1:259)。本句可譯作不同的時間性(他的右手「開始」,「正在」),或作願望式(願他的右手…)。

2:7
《中文NET》
「羚羊和田野的母鹿」可能是愛情的動物/人性化。換言之,本誓言的証人是「愛情」本身。若女子們背誓「愛」就必定追究。「羚羊」在希伯來文字中常代表勇士或壯男(撒下1:19; 2:18;賽14:9;亞10:3)。

古代社會起誓之時通常指証人/証物為憑。宇宙間的力量如「天和地」常被人性化而作誓言的証人(申32:1;賽1:2;彌1:2; 6:1-2;詩50:2)。本處的証「人」是羚羊和母鹿(2:7; 3:5)。舊約常用這些動物象徵愛情(箴5:19)。埃及和其它中東文學常將羚羊連於生育的功能。

「不要驚動愛情」:本句有三個觀點:(1) 強迫愛情關係的早熟,不由它自然地發展;(2) 干擾熱愛;(3) 激發性慾。本處的「驚醒或擾動」有「刺激」之意(參歌4:16及何7:4)。

原文ha’ahavah「愛」。大部份譯者譯作抽象性的「愛情」。少數譯本如KJV, AV, JB, NEB譯作「我的愛」(女子的感覺或對情郎的感受)。不過,雅歌全書常用’ahavah指「慾念」(2:4-5, 7; 3:5; 5:4; 8:4, 6-7)。本字可用指男女間的愛(傳9:1, 6;箴15:17;詩109:4-5);指情慾的愛(創29:20;撒下1:26; 13:4, 15;箴5:19-20; 7:18;耶2:33;歌2: 4-5, 7; 3:5; 5:4; 8:4, 6-7)。上文2:4-5指的「性愛」延指本節的「愛情」亦含「慾愛」之意。「愛」在此作人性化。

或作「答應我不要…愛情,直到它自己喜歡」。本句是希伯來誓言的一般格式:「不要…否則」;通常不註明背誓的咒詛,因咒詛恐怖至不敢說出。

2:9
《中文NET》
古代近東的愛情文學常以羚羊連於感性及雄偉;經文中可見的如:撒下1:19; 2:18;賽14:9;亞10:3。這些文中常以羚羊象徵愛人前來相會時的興奮和敏捷。

2:14
《中文NET》
「鴿子」在古代近東文學代表愛情。本句以「我的鴿子」加強語調。情郎聽到2:12斑鳩聲音的時候,更想聽到她的聲音。「鴿子」在古代看為「含羞」。「鴿子」既無自衛能力,一般藏在石縫間(耶48:28)。本節以「磐石穴」和「陡巖的隱密處」強調鴿子的「害羞」及「無助」。營寨有時築在山邊的岩石間,因難於攀臨而為安全的保障(耶49:16;俄3)。可能他知道她不敢與他相會,需要先在愛中感到安全;在暴露自己感情之際,躲藏是女子自然的反應。

2:15
《中文NET》
「狐狸」本處是寓意性的使用。舊約常將「狐狸」毀壞葡萄園的傾向作為負面的連用(士15:4;尼4:3;詩63:10;哀5:18;結13:4)。

「葡萄園」本處也是寓意性;她曾用「葡萄園」比自己的容貌,但本處的「我們」可能指他們的「戀愛」。下句的「葡萄花」示意愛情只是在初期,仍未結果成婚。

古代近東愛情文學常用野獸象徵可能的危險,拆散愛侶破壞姻緣。埃及的情歌用鱷魚代表愛情的障礙。本節用「狐狸」代表愛情的破壞力,以致不能成眷屬。

2:17
《中文NET》
「比特山」:原文hare bater「別特山(眾數)」難以解釋,因無此山名。其同意字beter是:(1)「部份,塊」(創15:10;耶34:19)與動詞「一分為二」相連(創15:10);(2)「峽谷」(歌2:17);(3) 猶大區耶路撒冷西南方11公里(6.5英哩)的備特Bether(書15:59;代上6:44)(DCH 2:291)。故本字可作「山脈,備特眾山」。本字因與「切割」有關,故有「陡壁的山」之意。譯作「備特眾山」(KJV, ASV, RSV, NASB, NIV旁註, TEV);「香料山」(NJPS)。「陡壁的山」可能是簡單的「凹凸」的山(NLT, NIV);也可以是寓意性的指女子的乳溝,因歌4:6有類似的形容。學者們對本句提供三種解釋:(1) 女子想情朗擁抱她的胸懷,像羚羊在山間跳躍(山也是寓意);(2) 女子想情郎離去回到他來自的山(山是實意);(3) 情朗預備離開她的村莊的時候,女子求他以後再來,像羚羊一般跳躍而來(2:8-10,山是實意)。

第三章

3:1
《和合本》、《新譯本》「夜間」;《NASB》:“night after night”。原文的「夜晚」是眾數,所以3:1-4提及的不像是敍事,而整篇《雅歌》也是由很多短的詩歌組成,這段應該是描寫待嫁女子對男子的思念之情和渴想,而發生之事不過是夢境。

《中文NET》
「夜間」:或作「夜復夜」,原文ballelot是「眾數的夜」,可作:(1) 夜復夜(NASB, NEB);(2) 整夜(NIV);(3) 夜間(KJV, NJPS);(4) 深夜。「整夜」有以下的支持:(1) 3:1-2四次使用baqash「尋找/渴想」強調她「整夜」尋她的情郎;(2) 她決定在半夜起來尋找他(3:2-4);(3) 2:17她請求和他整夜的相愛,直到「黎明來到,影兒飛去」。不過,3:8的「眾夜」也被譯作「夜間」(NJPS),「夜的」(NASB, NIV),或「晚上」(KJV)。本節的「夜」和2:17的「日間」hayyom為強烈對照。2:17女子要求和情郎整夜相愛;3:1她卻如惡夢般的想起終夜不見情郎的慘痛。學者對3:1-4所述究是實情還是夢境頗有爭議。5:2-8有極為相似的形容,加深了本段是夢境的可能性。

「床」:原文mishkav「床」指「婚床」,與’eresh「床」不同。本字固然有男歡女愛的含意(創49:4;利18:22; 20:13;民31:17, 35;士21:11-12;箴7:17;賽57:7-8)。本字在結23:17譯作「愛床」,用意更為明顯。

原文作「我魂所愛的」。nafashi「我魂」代表全人,「魂」也是愛和恨的本源(創27:4, 25;利26:11, 30;士5:24;賽1:14)。舊約用「魂」字超過150次,指作人的感情和熱情(申12:15, 20-21; 14:26; 18:6; 21:14; 24:15;撒上3:21; 23:30;撒下14:14;王上11:37;賽26:8;耶2:24; 22:27; 34:16; 44:14;結16:27;何4:8;彌7:1;詩10:3; 24:4; 25:1; 35:25; 78:18; 81:4; 105:22; 143:8;箴13:4; 19:8; 21:10;伯23:13;歌5:6)。通常指「愛」的本源(創34:3, 8;耶12:7;詩63:9;歌1:7; 3:1-4)。「我魂的愛」通常指男女間的愛,即情愛或性愛(撒下1:26; 13:15;箴5:19; 7:18;歌2:4-5, 7; 3:5; 5:8; 8:4; 6:7;耶2:2, 33)。動詞「愛」與名詞同義(創24:67; 29:20, 30, 32; 34:3;申21:15-16;士14:16; 16:4-5;撒上1:5; 18:20;撒下13:1, 4, 15;王上11:1;代下11:21;尼13:26;斯2:17;傳9:9;歌1:3-4, 7; 3:1-4;耶22:20, 22;結16:33, 36-37; 23:5, 9, 22;何2:7-15; 3:1;哀1:19)。

原文作「我卻找不到他」。上句的「尋找」既譯作「渴想」,本句的「找不到」是指他沒有出現。

3:4
《中文NET》
為何女子要領愛人回她母親的家引起不同意見。甘寶Campbell氏認為「母親的家」是婚姻計劃籌備的所在(創24:28;得1:8)。故有的認為這女子相當豪放,主動向情郎求婚。這思路強調3:4的結婚計劃至3:6-11皇家的婚儀至4:1-5:1的洞房之夜。另外有的看「母親的家」和「懷我者的內室」的平行句針對她母親家中的寢室。Fields建議是女子想在她自己成胎的寢室中和愛人做愛,完全生命/愛的循環。假如這見解正確,本段就和8:5極度相似。女子在8:5驚呼他們在她情郎成胎之處做愛:「我在蘋果樹下惹動了你,你母親在那裏懷了你」。

3:5
就像歌劇中的台詞般,女主角突然呼喚耶路撒冷的女子們,証明這裡所述並不是真實發生的情節而是《雅歌》這首古代愛歌的描述。雖然之前有很多隱約的性愛的描述,但女主角仍作出提醒「不要挑動愛情」。

3:7-11
這裡提及所羅門王結婚的排場,但卻是以第三者的角色描述,並沒有如其他詩歌中對情郎的親暱。可能女子將情郎想像成為所羅門王般,想像自己的婚禮像王室的婚禮。

第四章

4:1
「鴿子眼」:廣東人會用「白鴿眼」來形容看不起人,眼光勢利的人。很明顯這與古代以色列的文化有很大的差距,以像白鴿的眼睛來形容人的眼睛漂亮。
《中文NET》
4:1和4:7的「你真美麗」蓋括本段的新娘頌。

原文作「你的眼是鴿子」。如同4:1-7的喻意,本句似是指外貌而非品性:(1) 女人的眼睛,尤其是埃及的藝術品中,像是鴿子的形狀;(2) 眼白像鴿子的顏色。許多猶太教和基督教的譯者認為鴿子象徵純潔,而人的眼睛是他心靈之窗,就是新娘的純潔可以從她的眼睛看出。

4:2-7
這裡由新娘的頭開始讚美對方的身體。

4:9
《中文NET》
歌8:1明顯地指出少年和新娘不是嫡兄妹,但他卻數次稱她為「妹子」(4:9-10, 12; 5:1)。這稱呼反映近東的一些風俗:(1) 夫妻以兄妹相稱,尤其在愛情文學;(2) 有些米索不大米亞的社區,丈夫可以「領養」妻子作妹子而鞏固家庭的連繫(可以休妻但不可以休妹)。

4:10-16
這些新郎讚美新娘的話,中間充滿著婚姻中的性的歡愉的描寫。

第五章

5:1
在新郎歌頌和新娘的親蜜之時,突然有其他人的聲音出現(《和合本》耶路撒冷的女子;《和合本修訂版》她們))再次顯示上述的描寫是愛歌的部分,而不是真實的場境。

《中文NET》
新人的交歡比作婚筵的「吃」「喝」;這是合宜的形容,因這勸告是在婚宴之際所說。「喝」指醉,將「醉酒」比作情慾的交流(箴5:19-20)。

5:2
《中文NET》
「開門」: 或作「讓我進入」。原文pitkhi「開」是有禮貌但懇切的請求;patakh是「打開」不同物件的舉動,參創42:27的「袋子」,士4:19的「皮袋」,出2:6的「箱子」,出21:33的「井」,書10:22的「洞口」,結37:12-13的「墳墓」,尼13:19及賽45:1的「城門」,鴻3:13的「關口」,王下13:17的「窗」。用指「關門」的可見於士3:25; 19:27;撒上3:15;王下9:3, 10;代下29:3;伯31:32。本句雖無「門」的字樣,但清楚是指卧房的門。譯者一般直譯為「給我開門」(KJV, NASB, NIV);但NJPS稍為含蓄地作「讓我進入」。歌5:2, 5-6三重使用「開」字,指出這是本段的關鍵。本字固然是開門的動作,但段卻另有用意──請新娘打開下體交合(參下註解)。

5:4
《中文NET》
「門孔」:原文作「洞」,可能是鑰匙孔,但本處可能有雙關意。本字在舊約的使用中可作:(1) 字意:箱子蓋上的孔(王下12:10),牆孔(結8:7),地裏的「洞」或「山洞」(撒上13:6; 14:11;賽42:23),蛇洞(賽11:8),獅洞(鴻2:13);(2) 寓意:眼洞(亞14:12)。歌5:4的「洞」字十分清楚,但問題是本字應以字意或寓意解釋。譯作字意性「門孔」的有JB, NEB, NIV, NEB, RSV, NJPS, KJV。「門孔」的情形可以解釋如下:古代近東的鄉村的門有閂,關閂的鑰匙是木做,長有一英呎(30.5公分),「鑰匙」有時存在門外 (1) 或門內。若門匙在門內,人就要伸手入孔以匙開門。本處可能是手伸進了孔,但開不了門。寓意性的看法是根據5:2-8的各樣性關係的主題,而有數學者認為這是雙關字意的影射女人的下體。(參A. S. Cook, The Root of the Thing: A Study of Job and the Song of Songs, 110, 123;Cheryl Exum, ALiteral and Structural Analysis of the Song of Songs, [ZAW] 85 (1973): 50-51;M. H. Pope, Song of Songs [AB], 518-19)。

「手」:原文yad「手」本處或語意雙關。「手」字至少3次用以形容迦南生育偶像的陽具形的碑(撒上15:12;撒下18:18;賽56:5)。賽57:8, 10清楚指出是陽具。故yad「手」有時是「陽具」的雙關字。故有數位學者認為本處和字:「手」,「孔」,「滴下沒藥」,「門把」皆有雙關用意。

「動心」: 原文作「(肝)腸」。「(肝)腸」本處應是喻意性的「攺變態度/情緒」與5:3節的「無動於衷」相反。譯作「內心」的有JB, NIV, NJPS。本字也可用指男女的生殖器官(創15:4;撒下7:12; 16:11;賽48:19;代下32:21;創25:23;得1:11;詩71:6;賽49:1)。NASB循此譯作「我的感受為他衝動」。「動」原文作hamu,實意不詳。動詞hamah是「呻吟,咆哮」,可解作: (1) 字意:發出某種聲音;(2) 寓意:騷動(王上1:41;詩39:7; 46:7;箴1:21;賽22:2;彌2:12),海浪的咆哮(賽17:12; 51:15;耶5:22; 6:23; 31:35; 50:42; 51:55;詩46:3),發聲(賽59:11「熊的咆哮」,詩59:7, 15的「狗吠」,詩102:8「鳥鳴」,結7:16「鴿子的低鳴」,詩39:7等的「呻吟」,箴7:11及亞9:5的「喧嚷」,賽16:11及耶4:19的「肚腹的鳴叫」示意憐憫,詩55:18及77:4「低聲的禱告」。眾譯者提議多種「動心」之意:煩躁,憐憫,同情,性激動,或復生愛意。諸英譯本亦缺一致:「我肚腹為他動」(KJV);「我肚腹在裏面攪動」(NEB);「我心激動」(RSV);「我全身震抖」(JB);「我心震抖」(NAB);「我心攪動」(JPS, NJPS);「我情緒為他激動」(NIV)。無論她的感受如何,她已從「無動於衷」的感覺,起來為愛人開門(5:5)。

5:6-8
這裡描寫新娘的心境,中間心如鹿撞與無安全感的情緒,卻不是真實的經歷。

5:9-16
這裡論到新娘讚美從頭到腳(再回到嘴)讚美新郎的外觀。

第六章

6:2
《中文NET》
「園」:原文gan「花園」,雅歌用本字6次。5次用作喻意式,指她的身體或新人的交合(4:12, 15-16上, 16下; 5:1)。只在8:13指字意性的「花園」。故本處的使用可能是:(1) 他去了真正的花園退思,所羅門事實上有許多的花園(傳2:4-7;代上27:27);(2) 寓意性的花園,指:(a) 本少女,(b) 他們的性愛,或 (3) 所羅門的後宮。

「香花畦」:本詞在5:13指兩頰「香料/精」,在全雅歌中出現5次,每次都寓意性愛(4:10, 14, 16; 5:1; 8:14)。故本詞可作:(1) 實在的所羅門去的香花畦;(2) 他做愛去了。

「放牧」:原文lir’ol「溜覽」(NAB, NIV)。本字字根是「飼食」,在雅歌中用了7次(1:7, 8上, 8下; 2:16; 4:5; 6:2-3)。所有的使用都是字意或喻意的羊的「飼食」。本動詞2次指羊在羊場「飼食」(1:7-8),1次指牧人(1:8),1次指百合花間飼食的一隻小鹿,形容她的胸脯(4:5),2次指所羅門有如羊在百合花間飼食(2:16; 6:3)。故本字可能是:(1) 「溜覽」(NAB, NIV),指所羅門在花園中逛遊;(2) 將所羅門比作花間飼食的小鹿。

「百合花」:原文shoshannah「百合花」(單數或眾數),在雅歌中出現8次(2:1-2, 16; 4:5; 5:13; 6:2-3; 7:2)。5次是毫無異議的代表女人(或眾數)(2:1-2),她胸脯的顏色和柔軟(4:5),他嘴唇的吸引力(5:13),她的腰(7:2)。與本處最為平行的就是2:16及6:3的「在百合花間飼食」,形容愛人的愛情有如羊吃百合花。但本處的「百合花」究指何物仍是問題。「百合花」可作:(1) 真正的百合花,他在園中休息,她在採百合花;(2) 代表本少女,他如同在2:16及5:1的與她相愛,他吻她的嘴唇如同羊在百合花間飼食;(3) 百合花代表其他的女子,如後宮(如6:8-9)。認為是「後宮妃嬪」的下列的佐証:(1) 所羅門離她去了,她正在拒絕他之後急忙地尋他;(2) 6:8-9明指妃嬪。不過也有數個因素指百合花是「新娘/所愛的」本人:(1) 她在6:3指出對他的忠誠的信心;(2) 6:3緊接的「百合花」指她自己(如2:16及5:1);(3) 他在6:4-7讚美她,表示他在6:2-3與她相愛;(4) 雖然6:8-10提到妃嬪,但她們卻承認他對她們沒有興趣,專愛一人;(5) 她的感歎語:「我屬我的愛人,我的愛人也屬我,他在百合花中飼食」(6:3)是對他們關係的肯定性的宣稱。假如她說的時候,他卻在妃嬪間玩耍,本句就顯得奇怪。

6:4
「得撒」:他將她的美麗比作以色列南北國中兩座最美麗重要的城市──得撒和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美已成傳說,兩次被稱作「全美」(詩50:2;哀2:15)。得撒Tizrah也是美城,名字就是「喜悅,美麗」。得撒之美使耶羅波安選立為北國開國的首都(王上15:33; 16:8, 15, 23)。古得撒已被認定是今日拿布勒斯Nablus附近的得-艾法Tel el-Far。參B. S. J. Isserlin, Song of Songs IV, 4: An Archaelogical Note, [PEQ], 90 (1958): 60;R-de Vaux, Le Premere Campagne de Fouilles a Tell el-Far ‘ah’, [RB], 54 (1947): 393-433。

6:8
這是真指新郎為所羅門且有六十王后、八十妃嬪嗎?(王上11:3記載所羅門王有七百個公主、三百個妃嬪),還是這是愛歌中各用詞,指出新娘在新郎眼中是「萬千寵愛在一身」?

第七章

7:1-5
這段愛歌再次讚美新娘的美貌,這次的描寫卻是從腳到頭。

7:13
《中文NET》
「風茄」(和合本)/ 曼陀羅草(和合本修訂版):(mandrake)在古代近東一帶用作性愛的象徵,又因它有春藥的功能而用為助生育的藥物。風茄開叉的根像張開四肢的人體,故而因它的形狀而引至能導致生育的迷信。「風茄」與性愛的人連繫甚廣,其名也借用希伯來文dod「愛」的字根,而作duda’im「愛-蘋果」。阿拉伯人用其根和果製成春藥而稱作「愛之僕役」(R. K. Harrison, The Mandrake and the Ancient World, EQ, 28 (1956), 188-89;Fauna and Flora of the Bible, 138-39)。

第八章

8:1
《中文NET》
原文作「你對我像是兄弟」。

歌8:1-2可以類別為「愛人之願歌」,內容和結構都與古埃及情歌相似:「我願是她的黑奴,她四肢的皮虜就會向我顯露。我願我是洗她衣服的人,只要一個月…」。埃及和希伯來情歌有類似的結構:(1) 愛人願成為某事物/某人可以親近所愛的;(2) 形容所愛的人貼身的事物;(3) 以和所愛的人關係密切加深為結束。埃及情歌中是男方渴想親近女方;希伯來歌中是女方。埃及情歌注重官感,希伯來情歌重感情(浪漫)。所愛的盼望是失儀的──有時可受懲罸。例如敍利亞律法中規定男方在公眾場合吻女方,要割去他的上唇。不過孩子之間和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是容許的。因此,所愛的盼望她和所羅門是一母所生,她就可以隨時吻他,毌需懼怕懲罸和議論。

8:2
《中文NET》
所愛的願將自己的胸脯給所羅門,像母親給哺乳的嬰孩。這是本情歌(8:1-2)的高潮。「石榴」代表她的胸脯;她所給的不是奶汁而是刺激情人感官的「香酒/香料酒」。

原文作「酒,就是香料調和的酒」。

原文的‘eshshaqekha「我會吻你」和ashqekha「我給你(喝)」是諧意字。諧音將兩節連接。在8:1她盼望她能在户外親吻所羅門,在8:2她盼望所羅門在室內親吻她的胸脯。

8:5
中文NET註釋中採用新郎就是所羅門。但筆者認為這不過是愛歌中的新郎的角色。
《中文NET》
第5節是浪漫色彩的景像:(1) 他的父母在蘋果樹下懷有了他,(2) 他的母親在蘋果樹下生了他,(3) 現在所愛的在同一蘋果樹下喚醒了他的愛情。生命和愛的循環繞著同一棵蘋果樹。他的母親打開他生命的眼睛,所愛的使他見到愛情。他的父母在蘋果樹下懷有了他,現在所羅門和她在同一樹下做愛。

8:6
《中文NET》
古代社會習慣將激度的感受和死亡相比。「愛情如死的堅強」就是「愛情十分堅強」之意。「愛如陰間的殘酷」只是「愛情極端殘酷」。用「死」以示極度可見於士16:16;拿4:9;太26:38=可14:34。參D. W. Thomas, A Consideration of Some Unusual Ways of Expressing the Superlative in Hebrew VT3, (1953): 220-21。

或作「嫉妬」。原文qin’ah有多重意義:「嫉妬」(箴6:34; 14:30; 27:4);「競爭」(傳4:4; 9:6);「怒氣」(民5:14, 30);「熱誠」(王下10:16;詩69:10; 119:139;伯5:2;次經30:24);「激情」(歌8:6)。本字的字根是「極度的紅」,建議強烈的感情。傳統性本字譯作「嫉妬」(KJV, RSV, NASB, NIV),但與「愛情」平行,故有「激情/感情」的語氣。KJV在本處譯作負面性的「嫉妬如陰間的殘忍」,其實與上句平行,本句可作「熱愛如墳墓的堅強」。

8:7
愛情的力量很大,如果在婚姻以外則可以有很大的破壞力。

8:8-13
這裡該是喻意女子該守護自己的身體直到新郎的到來。

若你有其他有關聖經或信仰的問題,可按這裡發問